一个赛鸽爱好者的试验

        赛鸽是个复杂的小动物,无论从哪个方面入手都非常值得研究,那么,谁在阐述这些研究成果方面更有话语权呢?是科学家,还是凭经验说话的赛鸽爱好者呢?这其实并不值得讨论。一家赛鸽期刊批评我只凭比赛经验说话,我看到了。科学家说,关于赛鸽如何归巢的原因,只是按科学方法训养严谨者才有话语权。而那些赛鸽爱好者呕心沥血反反复复实践后得出来的观点不值一文。

        一直以来,我热衷于两项研究,赛鸽归巢之谜和快速归巢赛鸽的培育。我所有的试验都致力于解决这两个问题,试验在磕磕绊绊中进行,但是我知道这是唯一的途径。我希望公开这些年来我的一些试验,科学家们也许不以为然,但作为赛鸽爱好者我觉得你会感兴趣的,至少节约了你们的时间,这些经验不多,但却是我多年来的探索。

        我给我的幼鸽们分别进行了从1英里到120英里不等距离的首次训放,首训为120英里,我把赛鸽分为年龄递增的三组,结果是当天不见鸽,第二天归巢8羽,接下来的30天,每天都有1—2羽赛鸽归巢,最终回来30羽赛鸽。归巢赛鸽并没有明显的年龄倾向。三组都有,数量相当。其它的幼鸽呢,我从离家1英里远的地方开始放起,然后大幅增加放飞距离并在一个放飞地点进行多次放飞直到120英里。这样的训放我还是丢了很多的鸽子,使它们流落他乡。

        在那些年的试验中,训放效果最好的是,我从10英里开始第一次放飞,经过10次由近到远的放飞,逐步再加到120英里,这次实验中的鸽子表现最佳,他们大脑和视觉系统发育得更快,并且这次试验中丢失的鸽子并不多。每次训放的距离增加幅度不一定很大,更可能多地给幼鸽增加训放数量显得更为重要。我试着在各种天气情况下的放飞,大雾、逆风伴有雨夹雪(35英里)、阴雨、雪天气,当然也有阳光普照、微风习习的时候,但我损失最重的却是貌似完美的天气,现在我仍然坚持各种条件下的飞翔,只有大雨天我才作罢,因为湿透的羽毛无法让它飞回来。

        还有一年,我发现比赛前一天晚上抓出棚的鸽子由于离棚时间太短,并没有强烈归巢欲望,我同样是把我的鸽子分为3组,第一组我在赛前24小时抓出棚仅供水;第二组我在赛前24小时抓出棚,供食水;第三组在运送当晚才抓出棚。我每星期把这三组鸽子交替一次以便所以的鸽子都经历这三种情况,结果在一定时间内比赛快速归巢的鸽子至少百分之七十五都来自于提前24小时抓出棚的,而提供食水或仅仅提供水并没有明显影响,那些临赛才被请出棚的鸽子往往成绩差强人意。这种方法适合于单关赛,如果是多关赛就不适合了。

        又有一年,我把大龄的鸽子分成两组,一组我训练它们夜翔,我每次放飞都在晚上,晚一点,再晚一点,直到它们适应并深夜就见鸽,我借着月光小心翼翼地在开阔地放飞,另一组我正常训放,长时间训放以后结果出来了——夜间训放和正常训放的鸽子竞翔能力没有什么不同。我因此定义:训练有素的鸽子会飞到它筋疲力尽的时候才会停下来。在大龄赛鸽的比赛中,12小时后空中鲜有赛鸽了,而幼鸽赛9小时以后还在不停飞的鸽子为数也不多。我开始明白,夜训并没有强化什么,并且我也并非乐此不疲这种日夜不停的训放。

        我试着让我的赛鸽在赛季哺育它们的幼鸽,第二年,它们赛季前孵化一窝幼鸽,然后不再作育。接下来一年直到赛季结束后才哺育一窝幼鸽,赛季前或赛季不哺育幼鸽的往往赛季表现最好,赛季中哺育幼鸽的表现最差。赛前哺育幼鸽的选手鸽表现同样不太如意。

        现在,我在赛后会让它们作育小鸽子,然后给它们假蛋直到它们孵不出并弃蛋而去,赛季和非赛季我从不分开它们。让选手鸽赛后作育一批幼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首先,我认为这时侯的赛鸽进入了换羽期,哺育一对小鸽子对它们换羽也有帮助。第二,对幼鸽的哺育增进它们对巢的依恋。第三,赛前、赛中不哺育幼鸽的间接好处是你不用担心蛋变冷死掉或者幼鸽成为孤儿,不得不为一周没有进食嗷嗷待哺的小鸽子找保姆鸽,这是一种凄惨吧。

        养鸽的头几年,我每周让鸽子洗浴一次,给它们的洗浴水中加入苦木条等药材,后来我看到一种说法,据某个科学家说,鸟类周身覆满防水白粉是与生俱来的,能够在雨中安然无恙,我于是让我的鸽子一年没有洗澡,这对它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到现在10年了,我没有下意识地给鸽子准备水洗澡。但是,我给它们浸泡氟化钠肥皂水,或精心准备的洗澡水,春天秋天各一次,一次泡两回,两周一回,这样做有利于脱毛并杀死羽蚤。

        氟化钠水按如下方法使用:我用的是14盎司或一磅的一罐氟化钠粉末(氟化钠含量90-97%)把一半药品和4加仑水放进5加仑的罐子里,加入普通肥皂水让它有些泡沫,肥皂水是为了水和水中的氟化钠更加亲近羽毛,这样浸泡的时间就不用太长了。双手轻轻握鸽把它泡入水中,展开翅膀,在水中轻轻划动,小心头不要浸到药水里,一定要保护好它们的眼睛。当然,即使不慎进入了一点也无甚大碍。如果泡过的鸽子还能飞起来,只能说明你没有让它湿透。药浴最好是在温暖晴朗的天气进行,过二、三个小时鸽子就可以晾干羽毛飞翔了。否则鸽子羽毛还没有干的时候你得看好猫狗以免受到骚扰,如果暴雨来了你不得不花大功夫安顿这群鸽子。

        浸泡鸽子的同时,我喜欢给它们进行“挣扎”测试,观察鸽子们在水中挣扎的程度,观察它多少次试图逃离水盆,越优秀的鸽子越是会奋力挣扎,不遗余力想飞出去,这时也是你挑选心中选手鸽的好时机。普通的洗浴便可有可无了,如果鸽子好久没有洗澡,它一样可以通过雨水天然的淋浴。开始我很担心如果鸽子很久没有洗澡,它远距离比赛途中喝水时会不会停下来赶快洗个澡。我经常细细观察,并没有发现比赛途中有过洗澡的迹象。如果你愿意,不时给他们洗个澡也无所谓的。

        这些年我试验了许多种饲料搭配方法,这是养好赛鸽特别精准复杂的一个方面,我认为,每一个养鸽人都要针对自己鸽子的体型大小、自己家乡气候条件、训放习惯、经常的比赛距离来为赛鸽确立出完美的营养结构的搭配。我开始训放时,就给赛鸽高蛋白质的饲料并不断增加直到赛季结束,豌豆和野豌豆的量达到35—40%。的放飞地是西南方向,一年后,在所有归巢的赛鸽中,我把14羽老一点的赛鸽运上船,开往600英里以外东北方向的某地。除了西南方向,我的赛鸽以前没有飞过其它的方向。然而结果只丢了一羽赛鸽,而且速度与放西南方向没有差别,这证明赛鸽的确不是以太阳和地标辨别方向的。

        许多年来,我总是拉着俱乐部的赛鸽训放,我发现一个自认为不寻常但谁也没有提出来的现象,最多200-250羽赛鸽通常在一起飞,如果我一次放200-250羽,它们通常分成2组,500-800羽它们通常分成3组,但很少见有飞离群体的一小组鸽子。我觉得第一组飞离放飞地点并不能代表它们可以第一时间飞回家。

        训放与比赛头100英里走的是不同、但耗时相当的两条高速路,我打开笼门一直注视着它们直至飞到30英里开外的天空,丢开我飞回家。但当我回到家仍然会快鸽子们几个小时,又一次,我看见半路中的鸽子,但它们正转向与家截然不同的方向,我知道了鸽子并不是直线飞行的。当然它们的速度可比想象的快得多,鸽子全速回家的速度与到家在鸽棚上空徘徊的速度显然是很不一样的。通常,人们讲给新手的一个观点:小鸽子训放时要经历多次单飞或群飞训练。但往往人们给鸽子的这种平均训练强度,仅仅能够把那些天生没有资质的蠢鸽子淘汰掉。并且,许多人并没有真正实行双飞或单放训练,因为你没办法在一个放飞地点或者在行车途中每隔开半英里放飞一只鸽子,只有这样它们才不会结成群了。

        有一年,我挑选了我很得意它血统的年轻赛鸽,我必须好好的培养这个苗子,那一年,我只对这一只鸽子进行了单飞训练,我在送它参加第一次比赛前从没有让它随群训放过,总是在相同方向多走出10—25英里再放飞。我从一英里的训放便对它进行单放训练,我很自信它再训练时不会跟鸽群一起飞了。但是结果证明它飞的很好,并且独来独往。

        第一次比赛我信心满怀,我期盼着让我的这个法宝赢得更多的比赛。然而,当我把它送上首次120英里的征途,3周才见到它的影子,我想也许是它从没和别的鸽子一起放飞过,第一次和一大群鸽子放飞一定让它惊慌失措地飞错了方向。然后它渐渐的体力不支,拖着疲惫的翅膀姗姗来迟,所以说,单放训练也不宜应用的过了头。那只鸽子呢,仍然出类拔萃,但记住,它是拥有傲人血统的鸽子。

        许多新手认为,单放的鸽子总是会全速飞行。我的经验是,大多数单放的鸽子都很难出成绩。因为一群鸽子速度总是瞄准头鸽子的速度。当领头鸽子慢了,另一只会取而代之,这样鸽群总能保持一个高速度。我也有一个问题拿不准,我经常地进行单放、群放交替训放,到底有没有作用,许多优秀的鸽子没有经过单飞训放一样出了很好的成绩。我在书上读到过不要拿一对鸽子同时参加比赛,我这些年也总是这么做,印象中我没有见过那种把鸽子都打散了的长途比赛,有一对鸽子同时归来。

        一次,我决定试验一下,我选出我一些优秀的鸽子,搭配上一些资质差的,然后带一对去500英里以外的地方放飞了,它们不会同时回来,快的不到一天就回来了,慢的也需要一整天,也许更久。说到这儿,似乎更要讨论一下普遍不认同的观点,把鸽棚里拔尖的鸽子拿去比赛,我发现许多鸽友还是无所畏惧的把鸽棚中拔尖的鸽子拿出去训放,即使是远距离。

        经过考虑,我也这样做了几年,并没有什么不利之处。我想说我知道这样拔尖的鸽子,不会每次都全速飞回来的,鸽子有多少情况下会这样拼命呢?你也不可能丢了它,因为,它在带领它的跟随者们。我知道,我有的观点和其他作家所说的不一样,我所提倡的训练方法也驳于许多赛鸽界的成功人士所提倡的。也许飞的是不同血统的鸽子,它们在不同训养系统下发展了多年,这种差异可以作为一种解释,但是对于鸽子归巢的本能和为什么许多鸽界成绩人士的训养方法几乎背道而驰,这两个问题人们永远莫衷一是。

        我认为赛鸽身上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奇怪现象,几乎和它们的归巢本能一样让人迷惑,我也没有见过关于这个现象的讨论,我很早就发现,如果鸽子找不到家的方向,它会飞回放飞地点,哪怕它们是第一次在那放飞,单放的鸽子尤其这样,然后,它们呆在那里,至少第二天才能再次出发。我早期养鸽时,十分痛恨丢鸽,如果有鸽子没回来,我马上带上几只鸽子去放飞地点放飞,希望能把丢失的鸽子引回来。那些认为这其中没有奥秘的鸽友们只是证明了他们自己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来,我坚信我在做能让我赢得比赛的事情,在做别人都不会做的事情,在默默地做着,这些经验是这些年反反复复试验的收获,如果初养者、如果大多数信鸽爱好者支持我,我会做下去。

        因为,我记得我当初的好奇心,记得我自己探索答案的一年又一年。许多比赛是以分秒论胜负。如果一位鸽友能探索出让他的鸽子飞得更快更好的独门秘籍,他就有优势,一个人越是尝试别人都不尝试的东西,他的品位越特别,如果我说这些遇到群起攻击了,那也随它去吧,因为我会说,至少我告诉你们了!

        近来这几年,我总拉着俱乐部和别的俱乐部的鸽子打联赛,以下有几点你们会觉得很有趣的:许多时候总是有些不合群的鸽子,你不得不用赶的方式才能让它们离开笼子,但它们通常被赶出来后很快融入了鸽群,也经常你发现一两只停在了树上,直到放飞车离开它也不走。有些人想它们有可能离开的晚些但成绩很好,我不觉得,我觉得它们是屡放屡败的鸽子。

        总有些鸽子流连在放飞地不愿离去,它们四处游玩享受,放不了几个回合,它们统统都丢掉了。也有可能,仔细检查过的放鸽车仍拉着几只留在笼中的鸽子回来了,这种情况很尴尬,特别是主人都付过了运送费,这种情况我会予以退款。一些鸽友因为它的归巢没有印章而郁郁寡欢。

        当我比赛后清洁鸽笼时我经常看到印章的痕迹我返过来捡那些鸽子发现它们本该带有印章的,但有时印章被落在了笼子里,我始终认为,鸽子判断回家的路方法是不同的,不同也许由于鸽子训练方法不同,也许由于血统背景的差异,我认为科学家与经验丰富的养鸽者不一定要相互批评对方,他们可以从彼此学到更多东西,就像开头我说的一样,鸽子是个复杂的小东西,从许多角度研究都不为过,每个人各执己见各种各样的不同便出来了。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如何分辨鸽子的性别下一篇:烫画作品《成吉思汗》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